AD
首页 > 资讯 > 正文

香奈儿前总监Randall Johnson:中国化妆品可以撕下“性价比”的标签

[2019-09-11 20:45:55] 来源:本站 编辑:小编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东吴四英杰,卿本家人,广州药交会原标题:香奈儿前总监RandallJohnson:中国化妆品可以撕下“性价比”的标签来源:青眼创造更高价值。文|羊羊羊“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中国化妆品生产企业跟我想象中不太一样”。曾任香奈儿、欧莱雅、雅芳、雅诗兰黛等国际美妆品牌的研发和工艺开发总监的RandallJohnson如此感

  东吴四英杰,卿本家人,广州药交会

  原标题:香奈儿前总监Randall Johnson:中国化妆品可以撕下“性价比”的标签 来源:青眼

  创造更高价值。

  文|羊羊羊

  “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中国化妆品生产企业跟我想象中不太一样”。曾任香奈儿、欧莱雅、雅芳、雅诗兰黛等国际美妆品牌的研发和工艺开发总监的Randall Johnson如此感慨。

  ▍Randall>

  Randall Johnson进入美妆行业超过35年,是IFSCC(国际化妆品化学家学会联盟)的专家成员之一,也是一位化妆品工艺设计及管理专家,专业范围涵盖化妆品的研发体系管理、工艺流程管理和优化质量管理体系。

  中国化妆品企业与他想象中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雅诗兰黛1号工艺工程师”

  1976年,Randall Johnson自美国康奈尔大学化学工程专业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便进到雅诗兰黛公司,成为了该公司的首位工艺开发工程师,负责公司旗下所有品牌的工艺开发及中试环节。“配方从实验室出来之后需要进行中试,中试后才是大生产,我主要负责把研发和生产连接起来”。

  彼时的雅诗兰黛,还是一家规模不大,比较年轻的美妆公司。因为是整个公司的首位工艺开发工程师,Randall Johnson在雅诗兰黛几乎参与到所有中试环节,也因此接触到很多不同品类的产品开发工艺,对整个行业的了解程度和实操技术得到快速提升,为其整个职业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雅诗兰黛工作的4年时间里,让Randall Johnson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公司曾经将他所负责的处于中试环节的产品,直接投放到市场。“我记得当时是一个新品牌叫做Prescriptive,应该是Origins悦木之源的前身”,据他回忆,当时小型的50千克试验小批量产品就已经符合生产要求,因此公司直接委派Randall Johnson负责制造市场上销售的第一批产品,“这批产品能直接被消费者使用,我非常高兴”。

  此后,Randall Johnson在美国雅芳公司(Avon Products Inc)工作了近7年时间,至1988年正式进入欧莱雅集团,作为工业化学部门的总监,负责公司旗下所有发用产品(包括染发和洗护)的工艺设计与管理。2003年,Randall Johnson进入香奈儿美国公司工作,接触过护肤、香水、身体护理等,但后期主要聚焦于彩妆类,直至2018年年底正式退休,结束了在香奈儿15年的化妆品工艺设计管理工作,也结束了其35年的职业生涯。

  雅诗兰黛、雅芳、欧莱雅、香奈儿,不管哪个单拎出来都可算得上是在全球赫赫有名的美妆巨头企业,在Randall Johnson看来,“事实上每家公司都有不同的处事风格,这跟他们的产品、市场定位是有关系的,有的公司内部竞争激烈,有的则各个部门合作紧密,有些公司比较注重长远的发展,有些则是需要快速的推出产品”。

  “工艺是保障大生产的重要前提”

  “化妆品工艺是一个扩量的过程”,具体而言,就是将实验室所提供的配方、打样,放大到可以批量生产的过程,以保证产品在大生产时的性能表现和实验室所研发的保持一致。而量越大,生产越不容易,特别是一些需要特殊工艺处理的产品,这其中工艺开发的作用便得以凸显。

  据Randall Johnson介绍,他在雅芳任职期间曾做过一个很特别的产品——香薰身体润肤棒(膏状),“有点类似现在的防晒棒,但是有个把手在上面,可以把膏体提起来直接涂抹在身上,使用非常便捷”,他表示,这在当时算得上是比较创新的产品,制造过程非常苛刻,包括棒材成型和填充,需要进行许多生产试验才能成功。

  事实上,除了在工艺层面提供产品创新之外,对生产线、实验室甚至整个工厂的优化和设计也是化妆品工艺领域的重要内容,这也是Randall Johnson职业生涯中的重点。

  1988年Randall Johnson进入欧莱雅集团时,集团在染发领域一直是全球市场(包括大众市场和专业美发沙龙市场)的领先者。需求大,销量增长,但现有的生产线难以满足当时的需求。因此,Randall Johnson与欧莱雅在法国的工艺设计团队(DGT)合作设计了一种新的生产工艺,大大缩短了染发剂产品的生产周期。“其实这类产品中60%-70%的原料和配方是一样的,以往是每做一款产品就需要一条生产线,耗时耗力,而我们改进了这种工艺,设计了一个所有染发配方都通用的基底,可以输送到不同的产品线,然后可以添加不同的原料来制造不同的产品,这让我们能够同时生产多批产品,提高生产效率”。

  东吴四英杰,卿本家人,广州药交会

  而在香奈儿公司的15年,Randall Johnson参与了几个重大项目。首先是花费3年时间重新设计香奈儿在美国的中试规模工艺开发工厂;其二是重新设计了香奈儿在美国的粉末彩妆配方实验室。而在他从香奈儿退休之前,最后一个主要项目是重新设计美国的整个配方实验室。Randall Johnson与配方科学家和当地建筑师密切合作,开发了一个高效的全新实验室,并提供了良好的原料传输路线,该实验室目前正在建设中,大约在2年内将投入使用。

  “重新设计一个实验室,一般需要2年左右”,Randall Johnson表示,设计实验室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让配方师在实验室里的工作流程更加顺畅和快捷,“这是一个提升配方师研发效率的过程,涉及到很多的细节,比如怎么去设计原料摆放的位置,让拿取的过程更快;或者让配方师做完配方之后的测试更便捷之类”。

  “中国化妆品需要和世界做深入链接”

  事实上,化妆品工艺在中国的发展如今也越发成熟,国内生产企业的“头部”及大品牌的工厂们几乎都配备了单独的生产工艺部门。

  “这次来中国,的确看到中国企业和我想象中很不一样的地方”,Randall Johnson感慨,也许是受到长久以来西方对于中国产品及中国制造的认识和惯性思维的影响,在他们的印象中,中国制造一直是“性价比”的代表。但这次的中国行,让他看到了中国企业在研发上的投入与钻研,以及众多高品质的中国化妆品,这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过,他同时提到,在研发和产品逐渐与国际接轨,且拥有许多让人印象深刻的产品和理念的情况下,中国化妆品却缺少“高端、奢侈”的产品。

  对此,Randall Johnson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希望中国的企业更擅长去推销自己,跟其它国家去做深入的链接,更多地向世界展示自己”。

为您推荐